政策法规
财政部就"财政工作和财税改革"答记者问
发布者:管理员|发布时间:03/12/2018 00:00|点击量:203
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新闻中心3月6日10时在梅地亚中心多功能厅举行记者会,邀请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副部长刘昆就“财政工作和财税改革”的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的提问。

楼继伟:今后绝大部分地方债要自发自还

记者:请问楼部长的问题是有关地方债自发自还试点的,不知道今年会不会有新的进展,试点范围是不是会扩大?总体额度会有多少?谢谢。

财政部部长楼继伟:

首先,先说一下数字,我觉得你应该还是先读读预算报告,已经很清楚。6000亿,其中5000亿是一般债,1000亿是专项债。

至于说到自发自还的试点,经过试点,我们看到效果还是不错的,今后绝大部分都准备要地方自发自还了。现在有一部分是中央代发、地方自还。也还要看到改革中有一条,要建立权责发生制政府综合财务报告制度,要出地方的资产负债表,对它的信用进行评级。那么有的省份这方面做得好一些,有的省份做得差一些。另外,有的省份存量债务已经很大了,有的省份存量债务可能比较小一些。所以,根据不同的情况来决定这件事情。

楼继伟:“营改增”最难的是不动产业

记者:今年“营改增”力争扩征到房地产等四大行业,我想请楼部长介绍一下目前在四个行业的“营改增”方案涉及的情况是怎样的?推出是否有时间表?又会对这些行业产生哪些影响?谢谢。

财政部部长楼继伟:

你问的这个问题,其实是我最伤脑筋的一个问题。今年,按照计划应该完成“营改增”的改革,也就是把生活服务业、金融业以及建筑业、房地产业的营业税全部改成增值税,最难的是不动产业转成征收增值税。

至于说到影响,我认为所有的增值税和营业税纳税人都会获得好处。因为我们在这里,梅地亚大厦,我们在其他地方办公,各位恐怕还有办工厂的,他们都要有不动产,过去不动产是不纳入抵扣的,现在不动产可以纳入抵扣了。那么,从道理上来说,实际上就等于是所有的行业都受益。因此,测算也就非常难。按照收入中性的原则,应当是税率都要提高一点,才能使得总收入不下降,因为大家都受益了。但是,在经济的下行期间,我们也不能够完全这样做,因此设计起来很麻烦,涉及到不动产的形态也不太一样。办公室有买的,有租的,厂房也有买的,也有租的,还有水坝和公路,不同的形态,非常复杂。所以设计是一个非常头疼的问题,涉及到几乎所有的企业,甚至包括个人住房房租,不动产的所有人有抵扣项增加,房租怎么变化的,我们都要计算这些问题,不能算得很准,但是有一个大致的估量。所以,现在正在做这个方案,很难的一个方案,是“营改增”最难的一步,也是我们今年要出台的。因为很难,我不敢跟你说哪天能出来,反正今年得出来。

楼继伟:清理地方税收优惠政策不是针对台商

记者:日前,根据国务院发布的62号文,对过去地方给予台商的税收等优惠政策进行清理。我想请教的第一个问题,这个部分能不能不涉及既往,这是大家比较关心的。第二,如果清理是不可避免的,这中间有缓冲和过渡的时间,这个时间大概有多长?谢谢。

财政部部长楼继伟:

首先,这项工作是贯彻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决定要求加强对税收优惠政策,特别是区域税收优惠政策的规范管理。这是一项改革任务。目前的情况是这些税收优惠政策太随意、太乱,不能某个地方随便讨价还价地就把税收包括土地给予优惠,因此必须清理。

第二,不是针对台商的。我看你刚才提问的时候,差点把“针对台商”的话说出来。清理工作不是针对台商的,是对所有的在中国境内的法人。

第三,首先说清楚,不能再出新的政策,对老的政策要逐步清理,要统一进行清理。因为存在这样一种情况,就是各地行政性竞争。今后要维持全国统一市场,不能再搞行政性竞争,要公平的市场竞争。但是如果不统一处理的话,谁先清理,谁就丧失了过去行政性竞争的优势,所以国家要统一清理。这个时间点还没有最后确定下来,在当前经济面临下行压力的期间,清理步骤要根据现在的形势适当地进行考虑。

楼继伟:地方债务从总体上看,风险可控


记者:按照地方债务的甄别工作要求,省级部门应该在1月5日之前就已经把地方债的甄别结果上报财政部,但结果现在我们还没有看到。有观点认为,这可能是最后一次把存量债务认定为地方债的机会。因此,融资平台可能会倾向于多报账。这样的结果就有可能大大比2013年的时候审计结果要多。请问楼部长,地方债规模是不是出现了一个“激增”,区域性地方债务的危机会不会出现?

财政部部长楼继伟:

我觉得你好像是做过财政工作的,特别理解各个地方的心理。你刚才讲到了,2013年审计署公开了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报告的地方债务审计情况,地方负有直接偿还责任的债务10.9万亿。我们又对这次审计后一年半以来地方的存量债务做了一次统计,确实如你所说,“正在审核”,你的心理摸得很准。但是审计的时候,各地是不是尽量搞得少点?这次甄别工作布置后,他们是不是就多报一点?所以,他们报完以后,我们还要再审核,审核的过程还没有结束。结束之后,我们要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报告,这是第一。

第二,地方债的问题是一个客观现实。预算法在修订之前,地方是不得举债的,而事实就产生了这么多。那么,必须开前门、堵后门,同时还要防止出现系统性风险。开前门,大家已经知道了,今年的预算是6000亿地方债。后门的问题,就是历史形成的这些债务,我们必须正视它们,逐步消化解决。

我给你两个意见:第一,地方债务从总体上看,风险是可控的。一些局部地区债务比例过高,我们会更为重视。

第二,我们有解决的思路。一方面,要把那些有一定收益或者可以改造成有比较稳定的现金流,比如可以收费。如果收费不足,可以给予适度的补贴,转为所谓“PPP模式”,就是政府和社会资本共同投资和经营基础设施包括其他事业的方式,转为企业债。另外,对一部分完全公益性的平台借的地方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我们已经报请全国人大常委会预工委,对一些历史债务予以承认,通过发债替换原来的平台债务,这样可以使债息降下来。

另外,一些由银行贷款形成的历史债务,按照契约原则,贷款的合同不能废除,借人家的钱还是应该还的。如果融资平台的情况发生了一些变化,需要进行一些债务重整,那是双方谈判,所以要采取一些过渡性的办法逐步解决。我们相信,采取这些办法,我们有能力化解历史上遗留的一些问题,然后按照新的预算法开始更为正规地解决地方适度举债的问题。

楼继伟:去年连续三次上涨燃油税不是随意的

记者:请问您关于刚才税收的问题,您刚才提到了去年连续三次上涨的燃油税,刚才也说傅莹女士说2020年以前全面实行税收法定。我的问题是在全面实行税收法定之前,财政部是否还是可以比较随意的去增加税种或者提高税率呢?谢谢。

财政部部长楼继伟:

首先,我对你的提法不太认同,不是财政部随意,财政部是和税务总局共同研究,也征求了各方面的意见,征求有关部门的意见,最后报国务院批准同意之后才出台政策的。那么,1985年的授权到目前为止仍有效,所以不是随意。

第二,落实税收法定原则是有时间表的。我们在时间表的框架之下,依法开展工作。比如两个税法,企业所得税法和个人所得税法,其中有一些项目也授权给国务院了,可以制定一些政策,类似于近期刚刚出台的对小型微利企业的企业所得税减半征收的政策,就是国务院出台的政策,也是人大授权的。但是,按照已经出台的税法,我们要向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备案。在没有由全国人大常委会确定的,或者全国人大确定的那些税法,到目前为止仍旧授权国务院,不是随意的。

楼继伟:正在审核各地地方债甄别结果

记者:按照地方债务的甄别工作要求,省级部门应该在1月5日之前就已经把地方债的甄别结果上报财政部,但结果现在我们还没有看到。有观点认为,这可能是最后一次把存量债务认定为地方债的机会。因此,融资平台可能会倾向于多报账。这样的结果就有可能大大比2013年的时候审计结果要多。请问楼部长,地方债规模是不是出现了一个“激增”,区域性地方债务的危机会不会出现?

财政部部长楼继伟:

我觉得你好像是做过财政工作的,特别理解各个地方的心理。你刚才讲到了,2013年审计署公开了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报告的地方债务审计情况,地方负有直接偿还责任的债务10.9万亿。我们又对这次审计后一年半以来地方的存量债务做了一次统计,确实如你所说,“正在审核”,你的心理摸得很准。但是审计的时候,各地是不是尽量搞得少点?这次甄别工作布置后,他们是不是就多报一点?所以,他们报完以后,我们还要再审核,审核的过程还没有结束。结束之后,我们要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报告,这是第一。

楼继伟:将研究个人购买商业养老险税收优惠政策

记者:请问楼部长,我们国家个人所得税征收政策会不会有所改变,会不会减轻个人所得税负担来刺激消费?谢谢。

财政部部长楼继伟:总体来说,个人所得税面临着税制不合理的问题。我国分类征收个人所得税,有11个分类。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要求对此进行改革,改成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制,实际就是综合所得税制。这样的税制比较科学,简单地提高个人所得税起征点并不公平。我曾经回答过,个人收入5000元一个月,日子可以过得不错,如果有抚养、有赡养,那么日子就很艰难。因此,最根本来说应该是改税制。这是第一点。

第二,在现有情况下,能不能有一些改进呢?比如我们前年年底提出的职业年金和企业年金EET的政策。也就是说,在缴存职业年金和企业年金的时候,免征个人所得税;在投资的时候,投资收益免征个人所得税;在给付的时候,缴纳个人所得税。这是一个延迟纳税的政策。那么,在现有的个人所得税制框架之下,给予一定的鼓励,鼓励增加养老保险今后的保障程度,当然同时也有利于当期的消费。

记者:楼部长,您刚才提到我们针对养老保障体系的第二支柱企业年金已经有了税收的优惠政策。但是从国际的经验来看,对第三支柱也就是个人购买商业养老保险实行个人缴税递延的税收优惠政策,也是完善养老保障体系的一项非常重要的措施。这项政策我们国家已经酝酿了多年,有消息称今年有可能落地,请问楼部长能不能提供具体的时间表?另外,这个方案是否已经有了一个比较明确的,能不能告知一下。这个方案出台以后,会对我们百姓有怎样的一个具体优惠。谢谢。

财政部部长楼继伟:

我们在加强第一支柱的管理和改革基础之上,已经推出了第二支柱的一些税收优惠政策。第三支柱当然不能和第一、第二支柱比了,是一个补充性的。那么,现在也准备有这个方案,采取类似EET的政策。目前,在个别地区进行试点,在试点的基础上,我们会和保监会一起研究,然后提出一个全国的方案。大致是这样一个情况。

是的,养老保险是三个支柱。第一支柱是强制性的社会养老保险,第二支柱是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第三支柱是个人购买的商业健康、商业养老保险。

楼继伟:税收法定2020年前完成改革时间表已出

记者:全国人大发言人傅莹提出,2020年努力要全面落实税收法定原则。财政部的报告里也提出来,国务院已经提交了时间表的建议。我想请问楼部长,这个时间表具体是怎么样的?另外,从现在到2020年还有5年的时间,我们要做哪些准备工作,税收法定有没有可能提前落实呢?谢谢。

财政部部长楼继伟:

我们提出一个建议,请他们考虑哪些是成熟的,哪些是放在前面的,哪些是放在后面的。所以,这个时间表我只能给你这么一个说法。

目前的18个税种中,有3个是由全国人大立法来实施的,其他是根据1985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对国务院的授权,在改革期间可以由国务院订立条例,修改税收政策。目前是按照这个规定做的。三中全会要求,要贯彻税收法定原则,时间表总体上来说是要求在2020年基本完成所有的改革任务,或者说最重要的改革任务全都完成。那么,税收法定是一项重要改革任务,按我的理解,在2020年以前应当完成。财政部只是提出了一个时间的建议,但主导不是在财政部,是在全国人大常委会。

来源:中国政府网  
北京中瑞诚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     京ICP备13007201号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西直门北大街32号枫蓝国际中心写字楼A座1608室 邮政编码:100082
电话:010-66553366 传真:010-66553380 Email:contact@crcpa.cn news@crcpa.cn